碎夢之空-流光殘夢 ver1.00 Chinese only


by signofheave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在你生日的隔天【之一】雲雀的場合



[ 在你生日的隔天/The day after your birthday?【其一】雲雀的場合 ]
Reborn/山雲/突發/短/雲雀生日隔天快樂







生日的隔天早上,年齡是問號的少年拉開家門,正準備迎接美好的早晨。
好巧不巧,一個龐然大物就這麼檔在門外。

「…」他露出不耐,正確來說是嫌惡的表情,望著用突兀的桃紅色包裝紙與亮黃色緞帶包裝成的超長型禮物盒。
然後,關上了門。

門「啪擦」關上的瞬間,禮物盒好像震了一下。
然後開始發出噪音。

「雲--雀--」

本來以為只要放著不理一整天,就會自動消失的。
為此,雲雀還特別在放學回家時繞過那個對自己生活構成不便的障礙物(而沒有一拐子拐爆它),繞過它倒垃圾,繞過它散步去買宵夜。

然而,它完全沒消失,而且…

「雲--雀--拜託你打開嘛--……」


還是一樣吵。


怎麼會有人蠢成這個樣子?雲雀發出衷心的疑問。
最後,他下了重大的決定--拿出了手機。

「喂。草壁。我家門前現在有一個巨大的垃圾,把它搬走…搬去哪都可以,記得要確保它永遠不會再回來。就這樣。」


十分鐘後,十名風紀委員一同出現在雲雀家門口。
抬起長形箱子的瞬間,箱子發出劇烈的掙扎。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劇烈到連鄰居都探出頭了。


草壁露出困難的表情看著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的站在門口的雲雀。

「放下。」後者只是一個字一個字,緩慢的說。
眾風紀委員用如同行軍一般整齊的動作將禮物放下。

雲雀默默的從玄關拿起了他一雙拐子。


唰。


包裝紙瞬間變成碎片,緞帶變成破布散開,內容物則是飛到十碼外。
令雲雀驚訝的是,那個物體迅速有如運動會短跑金牌般奮力的爬了回來。

「雲雀!生日快樂!」

他伸出腳,一腳抵住想朝自己撲過來的黑髮少年的頭。

「我的生日是昨天。」
「嘎?」顯然他在箱子裡完全沒有意識到一個晚上過去了。
「還有,你全身都很噁心,不要過來。」
「啊哈哈…因為裡面很熱嘛…」少年完全無視於被汗水浸濕的衣服在陽光下烘烤發出的異味「不過外面好涼快呢…啊…雲雀你變成三個了…」
「……」他沉默的望著腳下的少年。
「委員長,這個人好像快中暑了。」

他瞬間閃過「拖下去,打死他。」這個答案,不過看到那張臉上暈眩的表情時,他卻莫名的笑了。
真是個傻瓜。

「在你洗好澡之前,不准靠近我半徑三公尺以內。」他默默的收回腳,走回屋子。
「…咦耶?」
「為了獎勵你像一個白痴一樣在那個箱子裡住了一個晚上,就勉強借你用我家浴室好了。」
聞言,少年呆楞了三秒,然後無聲的擠出三個字。

「……真、真的嗎?!」


「不要就算了。」
「要!當然要!」
「就說不准靠近半徑三公尺以內了!」然後狠狠的把撲上來的少年拐飛。

草壁等人楞楞的看著這一齣峰迴路轉的連續劇在眼前上演,卻不望在委員長關門的一瞬間整齊劃一的喊「委員長,早安!還有,生日隔天快樂!」

這麼長要怎麼整齊劃一?這是謎啊。

「草壁。」回應這吶喊似的,雲雀輕描淡寫的加了一句。

「記得請假。」
「是!」


FIN?

後記:
雲雀壞掉了(掩面)
對山雲來說這種程度叫做超級甜文吧(炸)
話說我不睡覺到底在幹嘛(死)
對不起雲雀可是我發現的時候真的已經十一點了啊XDDD
繼續閱讀雲山或許?






「呃…雲雀……」山本從浴室探出頭。
「什麼事?」雲雀好整以暇的吃著早餐(當然,只有自己的份)
「有換洗衣物嗎?」
「嗯?」
「就是…衣服…」
「有需要嗎?」
聽到這句話,山本腦袋一片空白。
「…什麼?」
他說得天經地義似的,還不忘把剩下的土司送入嘴裡。

「擦乾了就去床上躺好。我說山本武,你真的有,做禮物的覺悟嗎?」


    ------咦!???------


FIN.
[PR]
by signofheaven | 2009-05-06 03:01 | 柴.Reb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