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夢之空-流光殘夢 ver1.00 Chinese only


by signofheave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在你生日的隔天【之二】土方的場合



[ 在你生日的隔天/The day after your birthday?【其二】土方的場合 ]
Reborn/土沖/預謀/短/內容稀少對話大量/都是雲雀害的啦(咦)








風和日麗,鳥語花香,初夏的美好在真選組屯所裡奇異的渲染著,帶著風向不定的微醺,佈下一地嫣然。
他便是在這樣的天氣中醒來的。因此剛醒時,他還帶有那麼點茫然的成份。不過沒有經過多久,他就想到了一件(對他而言)很重要的事。
「今天幾月幾號?」他翻開被子問。
「是!五月六日。」不知道為何一大清早就一起經過的山崎跟原田好像以為土方在叫他們,於是齊聲回答。
「什麼?那五月五日呢?」
「副長,那是昨天。」
--昨天?可是他不記得昨天發生了任何事啊?
「山崎,我昨天在做什麼?」
「呃嗯,早上和沖田隊長一起去巡邏,中午…吃了一碗美乃滋……下午…嗯,在屯所睡覺。」
「睡到剛剛?」土方挑眉。
「報告副長,不知道。」
「……」他試圖從山崎詭異的證詞和可疑的語調中推敲出一些蛛絲馬跡,不過腦袋一片空白。感覺頭很痛,什麼也想不起來。

不過他實在不能接受。

好歹自己也是真選組副長,人氣投票雖然小輸某S氏二人組(土方很肯定的認為他們絕對刑求了編輯部)但怎麼說也不是那種生日會這樣不明不白的過了的角色!沒有蛋糕(去年某人在裡面下毒)、彩帶(前年某人試圖用那個勒死他)、蠟燭(大前年某人把它們都換成了火焰槍)或生日派對(年年都是絕命派對)就算了,永倉等人照例會合送他的一箱美乃滋竟然沒收到?這真是太奇怪了。那個美乃滋可是他每年生日唯一期待的東西啊!
他忘著山崎和原田說說笑笑離去的背影,不由得心頭火起。
「山崎!我的……」本來想追問美乃滋的下落,不過山崎和原田一起回頭的瞬間,土方突然覺得這樣做簡直有損他身為副長的威嚴,於是他改口「…我的天啊!你跟原田為什麼一大早就出現在這裡?」
「副長,我們剛睡醒?」
「你們睡在一起?」
「副長…」山崎用很複雜的表情望著土方「除了你和沖田隊長以外的隊士都睡在同一棟寢室。」
「那你們為什麼會一起走過來?」
「因為我們是好朋友。」
「什麼時候啊!你從哪次出場開始說明原田是你的好朋友的?」
「從這一篇開始的。對吧原田?」
「沒錯。」
「不要擅自決定啊喂!」(*註)
「副長,你今天好像特別有吐嘈勁耶。」
「不用你們管……」


可惡,不說則已,一說心情更不好。
本來照例要把山崎抓來打一頓,可是礙於原田在場不好下手…土方於是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捂著頭站了起來。

「唉…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土方一臉不悅的疊好被子,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千個美乃滋可能會在的位置……
不過…其實根本連想都不必想。
從頭到尾都沒有推理可言,一切的答案從過去的經驗就可以完全驗證。

「總悟…」
土方一臉陰鬱的說出解答。

「什麼事?」
「我的美乃--咦?!」

萬萬沒想到罪魁禍首就在自己疊被子的瞬間出現在房間門口,土方一臉驚愕的轉過頭,望著和平常完全沒有兩樣的第一番隊隊長沖田總悟。
【旁白:其實中間本來還經過許多迂迴曲折的過程,不過因為筆者的時間不夠了,所以就直接讓土方打BOSS吧。】

「真不幸,今天竟然輪到我跟你這個美乃滋白痴巡邏勒,所以我就來了。附帶一提,去死吧土方。」
「為什麼要附帶一提叫我去死啊?!話說我的美乃滋到底在哪裡?!」
「你的美乃滋?你在說什麼啊土方?平白無故我怎麼會拿你的狗食?」一面說一面走到土方面前,少年的嘴角歪起一抹充滿惡意的微笑。
「你明明就拿了吧!不然怎麼會笑成這樣?我的生日禮物一箱美乃滋啊!」
「土方,你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昨天。」
「你昨天有收到它們嗎?」
「有!…雖然我不記得…大概有…吧…」
「嘖嘖,竟然擅自幻想自己收到美乃滋,你終於也得到了中年症候群了嗎?因為沒有人幫你慶生所以孤單寂寞到幻想有人送你美乃滋?是誰送的?聖誕老人嗎?」他露出憐憫的表情說。
「中年症候群是什麼啊!我的美乃滋明明就在你那吧!快拿出來啦!」
「沒有了。」
「咦?」
「我昨天把它們拿去超市退貨,然後全部換成巧克力條送給老闆了喔。」
「--什麼--?」
「誰叫土方自己要睡得跟一隻死豬一樣。」
「我睡的跟死豬一樣?明明就是你--…」
「不過聽說土方先生一點都不記得昨天發生什麼事了呢?其實已經嗶--還有嗶--了喔!」
「你的消音內容到底是什麼!不管我還是讀者都是一頭霧水啊!」
「反正遲早都要有這一天了。」然後少年突然愉快的笑了起來。
「唔?」
「土方先生總要有在我跟美乃滋之間做抉擇的一天吧。」
「…你…跟美乃滋…?…」啪喳一聲,土方感覺某條線路突然在腦中接起。
「所以說啊,你果然是白痴吧,土方。」少年抱怨似的輕輕說,不過表情還是很愉快,有點像是牛頓證明地心引力時的樣子。

「總、總總總總總悟--你剛剛說什麼--?」

「說你是白痴。」
「再…再前一句。」
他沒有回答,只是在土方和他的被子面前彎下腰,輕輕吻了他的額頭。

「所以說啦,生日快樂。」














「…土方,你的生日從明年開始改五月六號吧。」
「去死啦!還有我的美乃滋!」


FIN?

後*
被迫提前結束的推理劇場XD
其實我是先想到土方的場合的(因為我想讓他吐嘈蛋糕那段)不過不知為何卻是山雲版很快的完成。
話說現在連五月六日都快結束了,而我明天還要段考orz
繼續閱讀現場還原。










惹來殺身之禍,其實僅僅是三秒的遲疑。




「土方先生。」
他因為腦子裡裝滿等一下可能會收到的美乃滋,因此絲毫沒有注意。
「喂。土方。」
「…啊?」
感受到對方不知為何的不善語氣,他呆楞的回頭。
「如果我跟美乃滋的話,你要選哪個?」
「……咦?」
「…仔細想想,下毒這招去年好像用過了。」
他突然感覺到背後冷汗直冒,導因於少年臉上突然綻出的異樣燦爛的笑容。
「不過我還是覺得,土方先生你還是不要誕生在這個世界上會比較好呢。啊,有幽浮!」
他瞬間被突然改變的語調牽引而抬起頭。

有一剎那,他好像看到了幽浮。…正確來說,是有點像幽浮的星星。
然後眼前一片黑暗,土方什麼也看不見了。


FIN.

後*
用刀背會留下痕跡,所以沖田用的是刀鞘(連著刀一起)
敲的部位大概是頭吧。仔細一想還真是精準呢。(茶
[PR]
by signofheaven | 2009-05-07 00:46 | 柴.Gint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