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夢之空-流光殘夢 ver1.00 Chinese only


by signofheave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愛跟放手是兩回事



[愛跟放手是兩回事]
Reborn!/mukuro*hibado/所有角色崩壞有







指針搖擺,時間滴落。
彭哥列的十代首領抬頭,眼神裡閃過一絲惶惑。
這個人向來沒信用,但不致於不守約。


尤其是在這個時候。


滴答、滴答。
彷彿連分針走動的聲音都聽的見,在他終於等不住,棉質白手套扶上深褐色的圓木桌,起身的一秒前。
響起了。
走廊響起了腳步聲。
帶著些許混亂,卻和大鐘的頻率巧妙貼合。

褐眼抬頭,注視著辦公室門口兩面敞開的門扉。



「恭候以久。--或者該說,歡迎回來。」


他只是擰眉。

「雲雀恭彌呢?」


未及接口,他已掉頭。


真匆忙。一旁佇立的黒髮少年說。
是啊。也許你不介意跟上他--山本。

他靜靜的判斷,垂下栗色的睫毛。


那我去啦--



十七日,彭哥列的霧之守護者從無止境的黑暗中歸隊的那一天。







他在走廊上疾走,忽略跑著跟上來的腳步聲。
驀地在一個大門前停下身。

「哇噢--情報網真準確。」身後傳來讚嘆。
他擰眉。--別開玩笑了,我可是用聞的。
「哈哈、你也是犬嗎六道。」


房內的人果然一張臭臉,看來短短的三行對話已構成上述兩者被碎屍萬段的理由。


「雲雀恭彌。」他冷冷,異色瞳眸裡溢出精光。




你他媽的快把雲豆還給我!!!」





「還你?」冷笑「牠才不是你的。充其量只能說是那個廢物的。可惜牠現在已經選擇離開那個廢物臣服與我。」
「少來!巴茲他!巴茲他!他有寫遺書的!有請律師錄音的!他說他死後要把雲豆讓給我!你這樣是非法侵佔!」
「屁。你把錄音帶拿來給我看看。」大有你敢拿我就銷燬之勢。
「太過分了--當初就是看上牠我才帶著鳥先生一起逃跑的--」
「那是你的事。」
「雲雀恭彌!今天我們就進行堂堂正正的決鬥,看看牠到底屬於誰!」
「求之不得。」
「等等。你們可不可以去外面打…」

只見三叉戟跟拐子都被亮了出來,一陣寒光在兩人面前劃過,直取頭部。
他揮動武器擋了下來,紅色的瞳眸快速轉換……





「啊啊山本,你以為我是找你來做什麼的?」
「我已經盡力了綱。」


柔黃的火炎旺盛的在鐵灰色的手套間燃燒了起來,音量可以訓練,力量也是。


「骸、雲雀學長……」



迅雷不及掩耳的介入兩人之間,遞出右手抓住正要揮上前的拐子,使勁一翻,借力朝身後表演堪稱街舞的迴旋踢。

錯愕之間,強化玻璃的窗戶被強行打破,隨後是被從一樓擲出一樓的兩人。


不是告訴你們要打在外面打嗎!?啊謝謝你,山本。」
「不謝。…他們沒事吧?」
「怎麼可能因為這樣就有事?」燦爛的笑著。
果然,外面馬上傳來廝殺喊打的聲音。


好像骸聽見澤田綱吉明天出門小心一點,是錯覺吧。



啊…山本轉過頭,沒忽略翅膀拍動的細微聲響。
從睡夢中被吵醒,金黃色的鳥兒偏了偏頭,然後振翅,飛出窗外。


跟隔壁的烏鴉先生學會的台詞,在青綠的草地上響起,格外貼切卻倍加刺耳。



" 笨--蛋-- "



fin.

後*
太久沒玩鳳梨了,覺得好不爽快。
最近非常的鬱悶,因為諸多原因。
結論:鳳梨是拿來抒發壓力的(你去死)

先是鳳梨崩壞、然後是雲雀陪他一起崩壞,至於綱吉本來就是那樣子。間於顧家的好爸爸跟維持秩序的好媽媽之間。因為他是綱吉。(隨便)
[PR]
by signofheaven | 2008-08-17 23:57 | 柴.Reb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