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夢之空-流光殘夢 ver1.00 Chinese only


by signofheaven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玩RPG也要有個限度。


注|這是參加AVI銀魂區活動的文收集處。
  活動方法為選一個角色後抽一個號碼,由班竹告訴你該號碼對應的場景。
  然後以該角色出發寫一篇五百字以內的文。旨在發揚該角色特色跟欺負該角色。

      …應該吧,就我的理解(靠)


說|共七篇,全為無CP。

聲|此活動(?)純屬好玩、無任何污衊輕視空知猩猩及其筆下任何角色之意。
  因為全部都沒打草稿就是在帖子裏寫了就發出去(好幾年沒這樣了)
  所以BUG請假裝沒看見。

目|角色列表如下。

  壹、新八。
  貳、神樂。
  參、總悟。
  肆、土方。
  伍、銀桑。
  陸、妙姊。
  柒、登勢婆婆。





【壹】少年的靈魂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菊花也是。
    注標:好髒的標題。
   角色/新八
   場景/阿妙的长笛不见了,
      而大家在你的背包里找到了它,并且要求把它插到你后面的洞里



今天不是我的日子。

俗話說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要不是我忽略一大清早的腹痛如絞和神樂嘴角詭異的弧度,我也不會坐在這裡面臨這種危機了。

新八、你要冷靜,要冷靜!



「好了我說,」銀八抓了抓散亂的捲毛推了下閃出銀光的眼鏡「新八同學,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有什麼要辯解的嗎?」

新八、你不能被這種小小的考驗打倒,俗話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餓其體夫空乏其身靠我現在背這個有什麼用啊!

「…為什麼…」
「為什麼?老師也想問為什麼勒。看不出平常乖乖牌的新八君也會做偷直笛這種事情啊,戀姊情結嗎?這是戀姊情結嗎?放學後來老師的辦公室好好談談好了--不過雖然很遺憾這是早就說好的規定勒。新八君你也節哀吧。」
「姊姊…」


然而姊姊只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我,那臉上就是一臉什麼?!這孩子竟然喜歡我到這種程度--難道是姊姊的廚藝太好了嗎?不過我們從小相依為命這也是難免的的表情。
不、不是難免的啊姊姊!這是天大的誤會啊!


「老師!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新八君他這麼正直!一定不可能是兇手的!兇手是禮二郎啦!」

…嗚嗚…桂先生---


「你在說什麼啊假髮同學,小偷可不是兇手喲還有你手上那本是什麼禮二郎又是誰啊?給我去罰站。」


神樂在笑。
沖田君在睡覺。
土方同學在咬美乃滋。
MADAO在聽MP3。

總之就是沒人打算理我。


除了微笑的姊姊和微笑的老師以及老師手中那隻長笛以外。









「----嗚啊----!!」



逃學吧。
然後去找到學校最大那棵大樹。
把真正的兇手的名字寫在草人上,在那棵樹下釘三年!!



少年的靈魂跟菊花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啊!!混帳!!--


F.
--------------
不知道有沒有超字數。
希望沒有,所以就沒數(喂)

禮二郎是最近在看的一本推理小說裡的角色,只是他是偵探(?)所以假髮完全搞錯了。
嘛於是很吻合原作的讓新八君被欺負了。不知道大家還滿意麼?....唉唉好像很不好笑啊orz




【貳】
不要把別人家當婚友社啦,混帳東西!
   角色/神樂
   場景/你和伊利沙白单独处于一室,他忽然开口对你说了一句话:[桂很美味.]
   (這篇好像是衣櫃,可是這根本就是場景的問題吧。)


那是一個盛夏的午後。
銀時出去了,只留下在沙發上仰躺著嚼醃昆布的少女和忙進忙出(曬衣服拖地板擦桌子撢椅子洗鍋子保養餐具等等諸如此類)的主婦少年。

然後叮咚,門鈴響起。

「去開門。」少年用老媽子的口吻吩咐。
醃昆布動了一下,然後回歸沉寂。
「……神樂,我帶著塑膠手套在洗廁所,你連去開門都不肯?」少年用怨婦的口吻重複。
「我現在不是神樂,是醃昆布阿魯……」
「小孩子暑假不要在家裡懶惰的像馬鈴薯一樣,給我去開門!」拿著馬桶刷往客廳指,副帶大聲的威脅。

你不也離小孩子沒多遠嗎?

心不甘情不願的踱到玄關,拉開門只看到一片純白。

「新八--有棉被飛過來了--」
【不是棉被,是伊莉莎白。】

啊啊,連口氣都一模一樣。


於是沙發上變成兩個人。
依然仰躺著的醃昆布少女依然故我的嚼著醃昆布,對面端正的坐著既非企鵝也非布偶的白色物體,不會眨動的大眼睛拖著修長的睫毛直直往前盯。

新八脫下手套,去泡茶了。

【其實……】
神樂瞥了木板一眼。

【桂先生他不見了。】

「…不見了嗎?」少女發自內心的吐嘈「難道是假髮又壞了嗎?」

那不是假髮,是剪的啦…不是啦,是逃走了。】
「為什麼阿魯?」

……

「因為我說他很美味。」伊莉莎白發出了筆墨難以形容的聲音。



「……」


神樂翻身,面向沙發背。

「阿銀你剛剛說什麼?我耳朵被醜昆布塞住了聽不清楚。」

「你有沒有在看前面的設定啊!都跟你說阿銀我不出門了嘛!」

      ……那你現在怎麼會在這裡啊?





「啊--桂先生--」新八放下茶盤推開拉門,看見頭上頂著一盤蕎麥麵的的桂。
「打擾了…請問你們有看到伊莉莎白嗎?」


F.
--------------
本來要選沖田的,可惡XD
總覺得這個場景用神樂不好發揮。(明明就是你歷練不足)

最後一段只是在解釋桂努力的表達美味兩個字而已。

總覺得小神樂的表現不夠多,也沒有很好笑,對不起(一鞠躬)

不過我很喜歡這個題目呢(衣櫃派)
只是這個題目如果選到桂該怎麼辦XD



【參】
題目跟衣服都不重要,有沙灘就好!
     注標:忘了定標題 只好臨時想一個(?)
   角色/總悟
   場景/你因为意外而漂流到了一个孤岛,你以为岛上不会有任何人,
      于是你决定自由的放松自我,于是赤裸身体睡在沙滩上
      然而在你睡觉醒来的时候,来了一个你认识的人,微笑的站在你的身边
      附加:这个人是神威
   提醒/下品注意。



陽光好藍。
雲好黃。
海水好白。

連沙灘都變得溫暖了起來。
雖然在這樣下去可能會變成烤肉串燒或是義大利薄餅,不過反正是夏天,就這麼一個人躺在永恆不變的沙攤上成為海鷗的晚餐也不錯--

至於身旁的衣物,就讓它隨著大海漂流到遙遠的遠方吧。
最好是飄到江戶讓近藤先生看到,他才會後悔沒有早點讓我成為副長。

啊啊…這樣藏在裡面的詛咒小抄不就會被看到了嗎?算了,就算上面寫著美乃滋星人你就在昏暗的美乃滋倉庫裡被老鼠藥毒死算了近藤先生也不會知道我到底在罵誰的…大概吧。

話說回來我都OS這麼多行了另一個人到底是要出現不出現啊?我好熱、真的好熱喔。


「這位同學,你果然是腦袋不清楚了嗎(笑)」

哇噢真的出現了……--誰啊?!

「你看,你從第一行的顏色形容詞就套錯了耶。你以為讀者是白痴嗎?(笑)」

淡粉色的長髮過肩部分紮成細細的麻花辮,此刻順著辮子主人彎腰的動作從後頸垂了下來。時刻彷彿都帶著笑意的雙眼是海一樣的湛藍色。
跟--...支那女孩..一樣。


「你是…!」跳起來的瞬間閃過揮過來的大傘,攻擊性真強。
「沖田總悟(18),真選組頭號破壞狂兼第一小隊隊長。舍妹長期以來受您照顧了,今後也請多多指教。(笑)另外,意外的你的身材還不錯呢。」

「神威(?),第兩百一十三訓初登場,屬性妹控。傳聞中比沖田我還S的傢伙。(怒)謝謝誇獎,意外的你的臉也還不錯。」

「我才不是妹控,沖田君你才是戀姊情結吧(笑)」
「也對啦--畢竟我姊姊不像那支那女孩一樣是個暴力女。」
「說起暴力她還太嫩了,井底之蛙未聞滄海之闊,不如今天就讓你瞧瞧什麼是真正的S。」
「哦。膽敢公然對我沖田總悟論及真正的S,有趣!脫!」



【於是在不知名的海灘上,兩個男人賭上名譽與性命的決鬥開始了。】





「剪--刀--石--頭--布!!」





【太遜了,至少玩個黑白猜吧。】


沖田與神威同時揮出手臂的瞬間,一把木刀打斷了這個緊張的局面。
只見滿身是血的銀髮男子身後跟著一個高大的男人,手上還扛著一把巨大的雨傘,兩人臉上爆出青筋。


「阿銀我這麼認真的在跟鳳仙大叔打,你們兩個小鬼在這裡脫衣服乘涼什麼勁!」
「(我不是大叔)神威,沒想到你除了噬父之外還有這種興趣。」

「喲、這不是銀桑嗎?你在天體營穿著衣服做什麼?」
「喲、這不是夜王嗎?你在天體營穿著衣服做什麼?(笑)」

「天…天你個頭…給我住手!!--來人啊--」


【請不要擅入S星人的領域。尤其是兩隻S星人。】


F.
--------------
對不起神威飯們(跪+鞠躬)
因為我其實也沒有很注意神威(看連載的時候)所以個性抓不准的地方就算了吧(被打)
至於總悟、我看連空知也沒在抓他的個性。(聳肩)

本來要把月詠等人也一起拉來,不過我怕這樣真的會被抓去關(喂)

關於神威的頭髮和眼睛。最近看的本子畫成跟神樂一樣的顏色,不過其實我一直覺得是金色或銀色頭髮和綠色眼睛呢。傷腦筋XP

辨別神威說話的方法就是語尾的(笑)(不負責任)..雖然我平常沒有這樣用的習慣,不過總覺得非得如此才能表現他的語氣,就好比伯爵的愛心一樣(?)




【肆】
七月走在路上,別忘了大喊「鳳梨退散」啊
   注標:剛看了某漫畫的官方小說;很想咒罵鳳梨,如此而已。
  角色/土方
  場景/校运会接力赛之中你是最后一棒,
     但跑的时候摔了一个狗吃屎,导致全队输了比赛
     事后,三年Z班的人要对你进行终极惩罚
     附加:惩罚是裸体围操场跑3圈


「啊啊,不好意思,老師我又出場了。」不知道是如何用地球人難以企及的速度讓棒棒糖長期維持在冒煙狀態的教師頂著一頭白色亂髮,語調隨便的說。

「那麼…代表全班同學,你的懲罰就決定像上面那樣(指場景)。還有什麼不滿嗎?沒有的話就這麼決定了--」
「喂喂你也給我點時間發言吧!」怒。

「這是冤枉啊!我怎麼知道我在跑接力的時候前方跑道會突然出現六顆鳳梨啊?!學校附近有果園也不是這樣的吧!?」

「我們其他人可是沒看到什麼鳳梨喲,如果你以為後段班學生就比較好騙那可就錯了呢。」微笑的班長--等等幹嘛自己說自己是後段班啊?
「阿妙小姐說的沒錯!十四,雖然我和你相識已久,不過我可不記得你是個那麼會推拖的男人!」
「不是推拖…我真的看到六顆鳳梨……」
「哪有什麼鳳梨!?你瞎了吧。」帶著旋轉眼鏡的粉紅色頭髮女孩一邊咬著醜昆布一邊說。
「等等…操場不是有一段是被運動會的棚子擋住的嗎…說不定是在那裡…」
「哎呀這樣不行喔土方同學--不管你在怎麼找藉口害我們班沒法得名也是事實呢。是男人就不要拖拖拉拉的,好好服從自己的命運吧。」

老師一面說著一面推了一下眼鏡。


「同學們!!」

「喂喂給我住手!我要告你們性騷擾!強姦!--」




沒用的土方,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明白吧,這漫畫裡的警察機構早就沒救了。












操場的一角,少年蹲在草叢中。栗色的瀏海隨著低頭的姿勢直直垂落。
他斜斜勾起一笑,望著箱內安靜躺著的六個鳳梨。


「這些…該怎麼煙滅掉呢?」


說著抬起頭,注視著操場上用難看的姿勢奔跑的男人(全身上下除了頭上的紙袋什麼也沒有--當然這是他死命才爭取來的權益)和大笑著追在後方的一群學生。


哎呀,真是腐敗呢,這個學校。


F.
--------------
運動比賽時保持跑道淨空是很重要的喔。(笑)
還有就是大家千萬要小心鳳梨呢~~

一直覺得3Z是個群眾暴力十分盛行的地方。(?)
這也是這個班級會團結(存疑)的原因之一吧。
話說台灣也終於出3Z的中文版了,拿在手裡的感覺還是不一樣呢。

沖田到底還要暗算人到什麼時候呢(茶)



【伍】
             (標題不是空白,只是看不見)
   角色/銀桑
   場景/在网上说自己是某个国外不知名的明星,
      结果跟网友见面时,发现网友是一个认识的人
      附加:网友是阿妙

呃,大家好我是老師…不是啦是阿銀。
話說回來為什麼最近幾篇都有我出場?…我這個人向來不做白工的喔,至少得加一點酬勞而已。
阿銀我要求的不多,只要一百碗紅豆蓋飯……


【各位看倌,這裡有一個瘋子。】


什麼叫瘋子啊!我是主角喔!不管這篇文還是原作都是主角喔!


【連主角都瘋了。】


旁白你是來嗆我的嗎?你的靈魂會被集英社總裁攔腰折斷喔!


           --怎樣都好,拜託你們快點開始重點好嗎。




【話說,在一個月黑風高,星辰黯淡的夜晚,都快變成大叔了還是曠男一枚的主角今天又被兩個去參加廟會的小鬼拋棄,獨自一個人留在家裡。
 但是因為太閒了,所以就去網咖了。】

什麼叫太閒!這是邏輯錯誤啦!我是因為憂心幕府的未來才去網咖的!

【附帶一提,這個人真的不是近藤,也不是桂。】




其實從這裡開始才是正文↓
--------------


好想吃哈根達斯:最近物價越來越貴了,想到有小鬼還若無其事的跑去廟會玩就讓我一肚子火。
不可一日無美乃滋:這位太太,你有錢買哈根達斯就別藺惜廟會那種小錢了好嗎?
好想吃哈根達斯:(翻桌)你懂什麼!是不是想被我拿煙灰缸塞進嘴裡壓在火爐上揍三拳?
不可一日無美乃滋:你說什麼(提刀)武士只有靈魂是不可侮辱的!要決鬥隨時奉陪!
伊莉莎白:--你們都別吵了好嗎--廟會這種東西是要抱著平靜的心去破壞的。像我今天就帶了三顆手榴彈去--
不可一日無美乃滋:你不是桂那隻怪胎寵物嗎!我要以現行犯罪名逮捕你!
伊莉莎白:你怎麼可以說伊莉莎白是怪胎?是想嚐嚐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的滋味嗎?(好像不是那樣說的?算了)
不可一日無美乃滋:靠!不要說出那種連自己都不確定是什麼的武器名稱好嗎!

OPEN將 加入聊天室

OPEN將:7-11思樂冰,天天都半價!(廣告刪除)        (不知道OPEN將是什麼鬼的人點這裡看)

好想吃哈根達斯:什麼!你就是那個傳說中有光必有影雨後有彩虹的OPEN將嗎!
OPEN將:沒錯就是我(愛心)
不可一日無美乃滋:什麼!你就是那個每到夏天就會頂著生日出來騙錢的OPEN將嗎!
OPEN將:你去切腹好了(彩虹光束)
伊莉莎白:----拜託你,請跟我回家。

好想吃哈根達斯 將 不可一日無美乃滋 和 伊莉莎白 踢出聊天室。

好想吃哈根達斯:那個,我有個不情之請。
OPEN將:請你儘管說(星)
好想吃哈根達斯:老實說,我是一個廚藝見習者,最近開發了一種很好吃的煎蛋,不知道貴店有沒有興趣採用--
OPEN將:呃那個..其實我們..
好想吃哈根達斯:不管怎麼樣請務必見我一面!
OPEN將:不、我想那個..
好想吃哈根達斯:就現在吧!在歌舞伎町最大的那棵樹下!
OPEN將:等..

好想吃哈根達斯 離開聊天室。

OPEN將:等等、阿妙大姊、不要啊!請住手!等等!我是開玩笑的!我是阿銀啊----!!!!!!


OPEN將 離開聊天室。





「呃大姊。為何我們家好像有一股血腥味。」一手拿著京劇面具(神樂買的),一手提著金魚(神樂撈的)的新八推開自宅的大門時望著像往常一樣坐在走廊上喝茶賞月的姊姊問。
「不,那是你的錯覺喔新八--」
「可是還滿明顯的耶…」
「呵呵、你這孩子。其實是姊姊我剛剛殺了一隻老鼠啦。」
「哇噢!?道場有老鼠嗎!」
「是啊。」一面燦爛的笑著,一面低頭瞥了一眼藏在廊下渾身是血的銀時。

小聲的說。

「欺騙少女的心的男人,可是比老鼠更差勁喔。」


不、我看你不是少女!根本不是吧!


F.
--------------
呃呃、意外的很自嗨的一篇。
看到題目時覺得很難,後來竟然還自嗨成這樣,對不起大家。

解釋一下,OPEN將是台灣的一家叫做7-11的便利商店的吉祥物(?),雖然這家店很老了但是這種騙錢(?)的東西是最近才出現的。跟他一起的還有其他三隻,什麼老鼠什麼貓什麼狗(忘了)(喂)
因為我對國外明星真的不太熟,又想不到其他動漫的人物,所以只好用他了。(茶)(不過如果不懂這個點的人看了圖片應該還是可以大概想像到吧?)

話說回來這個晚上大家在聊天室用的名字都意外淺白呢。

對了,現在提醒完全沒發現的人。其實那麼就下面的那段空白是有字的,請反白(被巴)
因為加進去應該會超字吧,所以就藏起來了。
不過因為根本不是重點也跟據情毫無關連所以有看跟沒看都一樣啦



【陸】
包著金子的爛桃花還是爛桃花。
   角色/妙姊
   場景/接到最高领导人将军的电话,
      对方将你误认为是他的小情人,
      并且要求晚上跟你在酒店约会.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咦上次好像用過了。
總而言之,是在自己痛宰了出依次現在架高窄廊的地板上、庭院的灌木叢背後、圍牆後、電線桿上的變態偷窺狂(阿妙批)後的事情了。

可愛的弟弟早就走了。竟然說要睡在工作的地方,太讓姊姊難過了。俗話說翅膀長硬了就想飛,小孩會離家鳥兒會離巢。莫怪乎前人會有少養孩子多養豬的訓誡,想想看自己供他吃住這麼多年,每次下廚莫不讓他吃到自己最拿手的愛心煎蛋,讓弟弟感動的掉下淚來。而現在,竟然跟阿銀和神樂妹妹跑了。真的是吃裏爬外胳膊往外彎,下次一定要讓他好看--好像偏題了很多。

總而言之,自己在離庭院最遠的那個房間鋪了床(避免半夜睡到一半發現室外有人在看著自己,不過說真的猩猩和人的睡覺時間也是一樣),正打算換上簡便單衣入寢時,家裡唯一的電話突然發出了震天價響。

她驚訝了一下。本來打算就此忽略,然而電話聲並未因為她的停頓而終止,持續的響著。


考慮了半天,終於走到電話機前。


「哪位?」
本來以為是惡作劇電話,或是恐怖電話之類的,沒想到電話一端傳出不太熟的熟悉音調。

「你怎麼還不來?我等你等了好久。」

到底是哪個白痴?聽起來又不像那隻猩猩。

「對不起,我們認識麼?」
「你、你已經不認我了嗎!難道是移情別戀了?將軍我好難過啊…」

嚇,原來是那個籤運差個性傻的白痴將軍。

「這世界上哪可能有白痴會喜歡上你?」冷冷回答「你打錯了吧你?打去動物園還差不多。」

「--嗚,你真的這麼討厭我了嗎?叫我如何是好啊-----伊麗莎白!!!---」





沉默了一下,然後若無其事的掛上電話。

那是同名吧?絕對是同名..不,其實剛剛根本沒什麼電話,只是自己的夢而已..是夢..



    --結果,還是恐怖電話啊。



F.
--------------
大姊他應該不是弟控吧,可是我喜歡弟控的大姊,就像我喜歡妹控的神威一樣(巴)
大家可以想像是桂派伊麗莎白去幕府臥底,別認為不可能,我覺得是那個將軍的話就有可能(被打)



【柒】
人生難免會有一兩個不治之症。
   注標:標題和內容完全無關。
  角色/登勢婆婆
  場景/你走在星海坊主的后面,走的
     时候踩到定春的便便,于是摔
     到了不小心扯到他的头发,并
     且把他的假发扯了下来,但他
     本身没有发现


所謂的青春,是眨眼即逝的。
人生也是。
就好比花會開落,人的生命也會有起有落。
但是確實,世界上的確是存在著永恆不變的東西。

好比每月、不,每天都會說的這句話--





「該死的!你什麼時候才要交房租啊!!」




沒錯,就好比街上的垃圾永遠掃不完,住在家裡二樓的阿米巴永遠不會有把養分吐出來或滾蛋的一天。
老太婆我已經生活費短缺到煙卷都得改抽墨西哥卷餅了啦!

--【不是更貴了嗎?】


這些混蛋竟然給我裝死。算了,老娘下去叫雞蛋上來轟了這裡吧。--阿啦?那是什麼?


一叢很不自然像是海藻的油膩頭髮在店前飄來飄去。

【於是,登勢婆婆決定跟在他後面看。】
















過了十分鐘。


















從剛剛到現在就一直不斷的晃來晃去,到底在晃什麼啊混帳!只是走到房子的這端在走到那端而已啊!---!?


【說時遲那時快,登勢感覺腳下踩到了熱熱黏黏的物體。】



「定春!不可以!」

【樓上還傳來某個小鬼的大喊聲。】


木屐一滑,腳一鬆。


除了感覺已經散落在地的骨頭發出的清脆聲響外,登勢發誓自己抬起頭時看見了一叢飄落的海藻,海藻後是滿臉擔憂的燈泡。
看這種程度有一百瓦吧,不知道現在全世界都在節能運動嗎,混帳。


「這位大嬸你沒事吧?啊對了--請問你有沒有看到我女兒?附帶一提,我絕對沒有禿頭。」

靠!不是已經禿了嗎!你沒看到眼前的海藻嗎!

「呃?大嬸你怎麼不說話?那我在問一次好了…啊我真的沒有禿頭喔。」


青筋凸起的啪嘰聲清楚的連自己都聽的見,單手撐起身子用力抓住對方衣領甩出去時彷彿還聽見二樓傳來細微的嘆息。



唉……真丟臉。



F.
--------------
對不起婆婆抽到這麼委屈(?)的場景給你。
不過我看應該每個場景都很委屈所以你就別太在意了(喂)
那麼祝福各位,願毛囊女神永遠與你們同在。
[PR]
by signofheaven | 2008-08-23 12:11 | 柴.Gintama